宝贝,有些事,妈妈不能让!

女儿爱吃太阳蛋。她喜欢蛋白边缘煎得酥酥的丶里面的蛋黄保持半生不熟。她用汤匙把蛋白切掉,先吃蛋白,剩下圆圆的蛋黄,再一口吃掉,这是她最热爱的早餐游戏。

今天早上,女儿不小心把蛋黄切破了,浓郁的蛋黄流泻而出,她有些生气。

「马麻,我也要妳的蛋黄破掉!」她看着我盘里的太阳蛋,一脸不甘心。

「为什么?这是我的蛋,我不要蛋黄破掉!」我移开盘子。

手握汤匙伸过来,「我也要妳的蛋黄破掉!」她想把我的蛋黄弄破。

「不要弄我的蛋!」我也开始生气。

把拔在旁边打圆场:「妳看!我的蛋黄也都破了啊!不然妳弄我的~」他把盘子推到女儿面前。但是,女儿只想弄破我的蛋,看都不看把拔一眼。

不过是一颗蛋,让她弄破有什么关系?小孩嘛,总是有不理性的时候,何必跟小孩计较?马上要出门了,现在跟她争执这个,万一哭起来怎么收拾?脑海在一秒内闪过这些想法。然而,直觉告诉我,不能这样处理。

这不是一颗蛋的问题,而是孩子面对挫折时的心态问题。或许她是想要大家都一样,但这可能演变为「见不得别人好」的价值观。有些事不能让,而且要当下解决。

我决定严肃以对。

女儿眼神挑衅地看着我,她开始用汤匙戳蛋,蛋黄喷的到处都是。我收走她的盘子,平静地说:「今天就不吃蛋了。准备出门吧!」她开始大哭:「我要吃!我要吃!」

看她开始闹,我离开餐桌,到浴室梳洗。经过戒吼训练,这已是我的固定仪式,离开现场的目的,一方面是调整心情,收拢即将爆发的情绪,一方面思考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以及如何解释给孩子听。

五分钟后,我回到餐桌旁,女儿还在哭着我要吃我要吃。

我把盘子放回她面前:「想吃,就好好地吃。」「我要马麻喂我吃!」她哭着说。每次女儿被骂,就会出现此类「退化行为」,我知道她是想确认我的爱。教养目的在於让孩子明辨事理,「爱」永远不是条件,我要让她理解妈妈虽然生气但依然爱她,生气是因为她做的事不对。

我想也不想地立刻抱起她,轻拍她的背,等她情绪平复了,再好好告诉她为什么我要生气。

「马麻跟妳说一个故事,以前有一个小朋友,她要参加芭蕾舞比赛,她自己跳得不好,但她看到另一个小朋友跳得很棒。她担心自己会输,比赛前,她偷偷在那个人的舞鞋里放图钉,结果那个人一穿,脚就被刺伤,不能参加比赛。妳觉得这个小朋友对吗?」女儿摇摇头。

「还有,听说最近很流行果冻笔,有一个小朋友也很想要果冻笔,但是她妈妈说果冻笔太贵不能买,那个小朋友觉得自己没有丶别人也不能有,第二天到学校,偷偷把别人的果冻笔丢掉。被弄丢果冻笔的小孩很伤心,因为那是她爸爸妈妈送她的生日礼物。妳觉得那个小朋友可以这样吗?」女儿摇摇头。

「如果今天换成妳在学校,有个同学不小心把自己的画画坏了,她看到妳画得很棒,就伸手过来把妳的画乱涂一通,妳会不会很生气?」「会,我会超生气的!」视创作如珍宝的女儿,不假思索地回答。

「我知道妳不高兴蛋黄弄破了,但自己的东西坏了,也想把别人东西弄坏,这不是公平,而是不公平。我是妈妈,我有义务教妳这件事,我希望妳以后成为很棒的人,而不是在别人鞋子里放图钉,或是丢掉别人果冻笔的人。画不好,可以再画,比赛输了,下次还可以再比,不让妳买,就想办法赚零用钱自己买。更何况那只是一颗蛋,妳可以练习把它切好。我们要做的是找解决方法,而不是去破坏别人,我们应该尊重别人,别人也应该尊重我们,不是吗?」她点点头。

「如果妳不喜欢蛋黄破掉,那明天可以请爸爸把蛋煎熟一点,像妈妈的一样,这样就比较好切下来。」「我不要!我想要软软的蛋黄!」女儿坚持。

「如果妳希望蛋黄流出来,那蛋黄就容易破,如果要不容易破,那蛋黄边缘就会比较硬,蛋黄就不会流出来。妳不可能要蛋黄又软丶又不容易破,这两个是不能并存的。妳不可能两个都有,选了一样,就必须接受它带来的后果。」每个选项都有其优缺点,完美假象是不存在的,我希望她早点理解这件事。

看着女儿的表情,我知道她懂了。她开开心心地把蛋吃完,出门上学。经过此事,我相信她多了些许智慧,能更成熟地处理生命中的挫折。

家庭是人生教育中最基础的一环,孩子不会生来完美,要变坏也不是一天两天,待人处事的原则,正是透过这些日常小事慢慢让孩子理解。父母的价值观,在日积月累后,将会在孩子身上显现。正如那颗太阳蛋,今天我让她,明天就是害了她。

我期望她在成年时,能成为正直之人。今天早上的餐桌旁,我明确传达这个理念。

转载自《亲子天下》

商学苑 生命教育 亲师生

Post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好文悦读分类

© 2019 Positive2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