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张曼娟:我知道自己将会「孤独老」,但不觉得悲惨

五十岁之后,很多悬而未决的事都渐渐确定了,我知道自己将会在城市生活中「孤独老」,而后也会「孤独死」,但我并不惧怕孤独,因此也不觉得这是一件悲惨的事。

中年的我已经明白,人生难免一死,而在迈向终站之前,如何安排自己的生活,不致有太多遗憾,这才是重要的事。

曾经,我也是不快乐的。当我努力符合别人期望,去扮演另一个人的时候;当我把别人当成生存目标,忘却了自己需求的时候;当我太渴望别人所拥有的东西,忽略了自己也有珍贵特质的时候。总而言之,当我不是我自己的时候,我就不快乐。

一个人如果不能做自己,不管拥有多少别人羡慕的东西,不管爬到多高的地位,都不会快乐,因为那不属於你,也不是你真正想要的,於是,回首人生只感到空虚。

 

「一个人想要「做自己」,就算伤害了别人也无所谓吗?」每当我在脸书或是公开场合提到「做自己」,就会有人不以为然的质疑。

我也觉得疑惑,「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洪水猛兽?忠於自己就一定会伤害别人吗?为了不伤害别人,我们不能做自己,只好一辈子伪装成另一个人,直到老后,压抑的情绪一股脑爆发开来,愤怒丶委屈丶怨天尤人,成为一个可悲的老人。

所谓「做自己」,就是不再为别人的期待而伪装。

但是,真正的自己,是否符合我的期望?我做了真正的我,能得到别人的接纳与喜爱吗?有时不只是别人,就连我们自己,也会对自身产生期待,如果真正的我,不够完美,不讨人喜欢,又该如何?要接受真正的自己,也是需要勇气的。同时得相信,真实的自己比伪装的那个人更好,更有存在的价值,更加可贵,更值得爱。我们想要变得更好,为了让自己更好,我们不会任性,不会蛮横无理。我们会更有同理心,更能体贴别人的需求,最重要的是,我们能保持个性,能发挥生来就具足的才能与潜力。

三十几年前,我出版了第一本书《海水正蓝》,封底有张作者黑白照,是灯影下的半张脸,似隐若现,这本书畅销之后,读者就有了一个既定印象,觉得我是个长发披肩丶穿着飘逸丶感性又浪漫的女作家。二十几年前我就剪短了头发,直到现在仍有读者见到我时,露出惊异的表情:「妳不是长头发吗?」

不是,我不是长发;我不再是年轻女作家;我甚至也不那么浪漫。读者会不会因为我不是长发,就觉得我的演讲不值得一听?会不会因为我不如想像中浪漫,就觉得我的书不值得一读?迄今,这样的事还没发生过。

我的短发已成为个人风格了,想飘逸就穿裙子,想帅气就穿裤装,对於做自己这件事,愈来愈有信心。

当一个人决定做自己之后,做自己的时机就愈来愈多了。

本文摘自天下文化《我辈中人》

生命教育 正向商学苑 认识自己

Post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好文悦读分类

© 2019 Positive2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