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史丹佛前校长:人生往哪走,取决於「你想留下什么?」

成功学,或俗称的心灵鸡汤,最早可以追溯到 1856 年的《自励的勇气》(Self Help),近代比较知名的书籍则是《与成功有约》,而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成功该具备的特质也都归纳得差不多,像是谦卑丶勇气丶同理心。现在,只要读过伟人传记,几乎都能说出一两句。

也是因为如此,多数读者再看到成功学,看法都与《成功不再跌跌撞撞》作者艾瑞克.巴克(Eric Barker)相似:「多数成功特质都言之有理,立意良善,却多为空谈。」举个白话一点的例子,我们都知道同理心很重要,但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做啊!

如果你也有同样疑问,《这一生,你想留下什么?》或许可以为你解惑。这本书作者是约翰.汉尼斯(John Hennessy),他当了 16 年史丹佛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校长(一般任期 8 年),退休前还得到计算机科学领域的奥斯卡:「图灵奖」(Turing Award),年轻时曾创办两家公司(美普思科技公司及创锐讯公司),两家都成功上市。不论学术或实务领域,汉尼斯都是百分之百的成功者。

 

慎用同理心,不要因感动而行动

汉尼斯对成功特质的归纳,与 150 年来的前辈差距不远,但胜在「细节」。举例来说,同样的「同理心」,他谈到 「深入了解他人,才能做出正确决策」 ,同时也以更大的篇幅提醒读者:不要误用同理心。 汉尼斯指出,当你心中的天使(同理心)冒出头时,不要急着采取行动,而是先问自己:「你只是因为感动而行动,还是这个行动有利於整个机构?」

这位史丹佛前校长以任期内的两件事来解释这句话。几年前世界某个落後国家发生天灾,校内学生发起募款赈灾,却提出一个要求,不论他们募到多少钱,学校也要捐出一样金额。汉尼斯拒绝了,因为学校存在的使命,是教学和研究,这也是学费或捐款的主要用途,家长和捐款者不会希望自己拿出来的钱,被拿去赈灾。如果汉尼斯同意将校务基金拿来赈灾,只是满足自己的同理心,却无益於学校的目标。

另一个例子是「就学贷款」,汉尼斯收到学生的电子邮件,对方在信中解释,刚录取史丹佛师资培育计划(培养长期留在贫困地区服务的教师),却担心未来薪资低落,还不起就学贷款。汉尼斯读完信後,认为大学的目标,是教育学生让他们服务社会。所以,汉尼斯设立了一项新的奖学金,让参与计划的毕业生,毕业後如果任教於贫困地区能免除部分就学贷款,若任教超过 4 年,则免除所有贷款。这项设计的理念源於同理心,却能增强史丹佛大学的使命:提升教育品质。

 

忠於初心!勇敢很简单,勇气很难

除了同理心之外,一般人常分不清「勇气」和「勇敢」的差异。汉尼斯解释,勇气是「持续不断的」,是果断和道德方向的基石;勇敢则是经由事件激发,愿意在某个时刻,承担极大的风险。举例来说,二次大战诺曼第登陆的第一天(D-Day),第一波抢滩士兵伤亡率超过 50%。如果士兵愿意参加第一波抢滩,那我们可以说他「勇敢」;後来,这名士兵身受重伤,就必须靠「勇气」面对失能的馀生,透过改变自己的想法,重新塑造人生。

我们常在书中看到成功人士有什么使命或是价值,会觉得很虚,因为这是很无形的东西。但如果你有勇气,就能让他人相信你的使命或价值。举例来说,哈佛大学(Harvard University)校长曾公开表示,男女天生不同,所以女性很难在科技或科学领域出头。此话一出,马上接到四面八方来的责难。

从外人的角度分析,汉尼斯身为史丹佛大学校长,跟哈佛大学八竿子打不着,没必要跳出来蹚混水。但汉尼斯信奉的价值是「公平」,所以面对哈佛校长的发言,最後还是决定撰文澄清,增加女性在这些领域的重要性。冒着得罪哈佛校长和其利害关系人的风险,坚持自己的价值,这是勇气。

 

别怕冲突,正确的事需要多点坚持

面对生活周遭,每次与自己价值观相违背,都持续表达自己意见,不只需足够勇气,还很麻烦。但勇气却能带来回报,像是不用担心选边站丶要不要扮好人丶决策失误等问题。打个比方,史丹佛大学位於美国西岸,但在汉尼斯任内,曾有机会在纽约(美国东岸)设立一座与本校相同规模的分校,成为第一个横跨美国东西岸的大学院校。

汉尼斯当然不肯错过这个机会,即使可能牵扯到政治层面,还是投入相当资源争取。投入数百万美元,与史丹佛大学数十位菁英,约莫数千小时的时间後,他们离动工只差一步之遥。汉尼斯却发现之前担心的政治问题一一爆出,像纽约市府团队要求史丹佛大学,以市价买下教职员和学生宿舍的预定地,似乎把史丹佛大学当成房地产开发商,以营利为经营目标,而不是非营利机构,致力以低於建设成本的租金,提供宿舍给学生和教职员。

如果换作一般高阶主管,可能会把这些政治未爆弹都一一压下,保证在其任内不要爆发,然後高举双手接下历史上第一位统一两岸的校长殊荣。然而,汉尼斯的使命是「提升史丹佛的教育品质」,他不在乎现在抽手,会遭董事会抱怨丶新闻讽刺,只知道现在让「勇气」上场,承认错误,才是对史丹佛最好的选择,最後做出正确的决策。

最後,如果把这本书当作史丹佛大学校长的成功方法来读,你可能会失望,因为内容与过去的经典并无太大出入,甚至过去经典更「有料」。但如果你把这本书,当作对过去经典的补充,会发现汉尼斯的见解更符合 21 世纪。同时,身为一位真正从企业家或学者路线攀上巅峰的作者(过去成功学作家多非企业家),其见解或许更不容易沦为「纸上谈兵」。

 

(本文取材自《这一生,你想留下什么》,天下文化出版)

Post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 好文悦读分类

© 2019 Positive2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