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心田种籽的能量

培育正向成长的领袖

共创健康和乐地球村

js_1

为下一代,深耕永续森活梦

为下一代,深耕永续森活梦

文 陈碧芳
 
走出教室当生态农夫雷梅诗为下一代深耕永续森活梦

生长在物资无虑的幸福年代,
每个人都被鼓励追逐自己的梦想。
开始有人担心当所有人都热衷于完成自己的小梦想,
会不会就没有人愿意从事辛苦的生产劳动和生态维护,
生存供需的天平会不会就此失衡?
由不得我们不相信的是,
社会上总会有一些重视工作意义大于薪资收益的梦想家,
期盼透过自己的努力可以激起社会的涟漪,
让更多人关注我们的生活环境和生态。
4年多以前,毕业自槟城理科大学特殊教育系的
雷梅诗选择走出冷气办公室,
放弃安稳的公务员生活,走进烈日当空的菜园,
拾起锄头辛劳务农。
“当时其实是受到了大学朋友的邀约。
虽然我没有农耕知识和经验,
但本身很喜欢大自然生活,
况且这又是一件有利社会的事,
所以决定接受邀约加入一试!”
 虽然前路充满未知和挑战,
但梅诗与友人还是决定要投入这个日晒雨淋、
搞得又臭又脏、偶尔还有蛇鼠惊吓的有机种植行列。
 

无惧脏臭,农耕生活中找到未来志向

梅诗与友人开始在浮罗山背的班台亚齐渔村
帮忙一名园主打理他30多依格的有机果园,
园主也拨出2依格的园地让她们耕种蔬菜,
她们俩把那块园地命名为草根蔬果园。
那并不是一片肥沃的腐殖土,
为了让土地肥沃起来以便种植,
她们开始了覆盖和培土的长征之旅。
她们到浮罗山背巴刹收集烂菜丶
鱼头尾和鱼内脏,发酵制成天然肥料。
这天然肥料有着强烈的腐臭味,臭气熏天,
但每当她们俩想到巴刹的废料能够获得充份利用,
资源不致浪费,肥料的味道反而成了大自然的香气。
透过自身的努力与吸取别人的经验,
草根蔬果园也渐渐找到自己的定位与方向,慢慢的上了轨道。
但后来一起打拼的友人因为有其他的理想转换了跑道,
与有机果园园主的阶段性合作也届满了,
梅诗决定从槟岛最南端的渔村搬到较靠近市区的小镇,
在湖内的农业旅游中心租下1依格的农地,
更着重于有机农业生态教育的推动。
“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想仅仅当一名农夫,
毕竟我也是教育系毕业的,
所学的可以帮助我为有机农业和生态环境做出更多贡献。
我不确定未来会不会放弃当农夫,
但我会继续在有机农业生态教育方面发展。”
从一开始的可有可无,
到今天可以将之与自己的学术背景串联,
梅诗在有机农业不仅做出了兴趣,
也看见了未来的方向。
 
广结善缘,借鉴成功案例鼓励自己

搬到新的地方,一切再度从零开始。
依格的农地若独自打理有点吃力,
收成所得又不足以聘用员工,
于是梅诗转换运作方式,
除了保留部份地段作草根有机农场种菜卖菜外,
也把农地划分成72格土,公开让大家来领养。
领养者可以选择当个假日农夫,
假日去照顾自己领养的菜格,
平日则由管理员代劳。梅诗希望通过“一格土领养计划”,
让更多人参与及享受有机耕种的过程,
同时也对地球和生态的尊重丶
永续生活的追求以及未来子孙的交代都有更深层的体悟。
从浮罗山背到湖内农业旅游中心,
从有伙伴并肩作战到现在孤军奋战,
梅诗依然坚守着“关怀环境生态,共创永续生活”的使命,
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
“其实我也有过放弃的念头,
毕竟这是一份收入不稳定的工作,
即使家人不反对但还是会担心我的生活。
其实农耕生活没有想象中轻松,
每天都有拔草、锄地、施肥等例常工作要忙。
有段时间因为忙碌很少跟外界接触,
生活仿佛只剩下那片农田,
加上自己的努力无法获得肯定,
确实很想就此放弃。
后来我让自己重新与外界接触,
上网看看其他国家的人如何经营有机农业、
走出自己的农田拜访其他的农夫、
放下琐事让自己好好阅读……
透过别人的经验与分享,
我知道自己目前所做的是正确的,
从中得到了肯定,我又有了继续往前走的动力。”
因为不服输的精神,
因为知道自己在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
因为身边还有理念相同的朋友,纵使遇到低潮与挫折,
梅诗还是能找回前进的能量。
  (摘自Tri生活誌vol  02  的部分文章  61页)

Source: Blogspot

  • 筛选过滤

    • 类别

    • 标签

    • 日期

  • 心得留言

    You may also like